【四川话只差一票就成了普通话】是真的么?


何鑫(2013/6/17): 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哪里来的,很可能是四川人为了抬高四川话的位置自己编出来的~~~没有说四川人坏话的意思,只是这样的谣言是很不靠谱的,只要了解一下汉语的历史沿革就知道这种说法没有任何根据了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有“官话”的,显然是为了在京官员办公和交流的需要,科举考试也是需要使用官话的,而官话一般是根据皇帝的生地来规定的,也有一些历史遗留的因素
久了不说,清代的官话就是北方话(主要是北京话)收到满语音韵的影响而产生的,在全国都有推广。民国时期,民国政府自然沿袭了清代的官话体系,进行了一定的改变和制度化,推广过所谓的国语。到了解放以后,我们自然还是沿袭民国国语的体系,普通话就是在这个体系之上产生的,不可能存在通过投票选出某个地方化作为“普通话”推行的可能,这样费力不讨好,放着原有的官话体系不要推倒重来,既不利于推广又不利于规范化
语言学家确实存在过一些争论,但还是集中在规范化的问题上,类似儿化音保留多少这样的问题上

四川人?为了?“抬高?四川话?的位置? ”自己编出来?的?~~~~~这是您听到的看到的还是您亲身参与了呢? 四川话地位是有多低,难道讲四川话会被劳改咩~ - 司马追风 (2013-06-23)

@于轰轰 不至于吧,估计老板是真不会讲、讲不好普通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广东、温州等等大家同中枪吧)人说普通话可不是乱盖的。 - 吴莹峰 (2013-12-26)

后面都说得挺好的。干嘛要加前面那几句呢… 尤其是在现今地域问题被炒得那么敏感的背景下…(纯属个人意见 多包涵~ - 胡月 (2013-10-18)

四川人对于方言的热衷简直让人没法理解,吃个大排档,老板还要故意跟你讲本地话。 - 于轰轰 (2013-12-26)

差一票通过 这是要成固定句式的节奏? - 吴卤赛 (2014-03-29)

季恩熙(2013/6/22): 题外话,在这么多语系里,四川方言的确是在语音、词汇、语法上和普通话总体上最接近的了,只不过是在语调上有差异。而其本身也属北方方言。相比上海话和粤语等,四川话更容易听懂。
但要成为官方普通话,还是不妥的。四川话发音中没有平翘舌之分,边鼻音和前后鼻韵发音有缺陷,阴阳上去四个音调值区别不大。可想在比较正式的讲演或者播报时四川话还是稍显底气的,少显语言的婉转悠扬之美。但四川话感情比较丰富,语言灵活生动。
“普通话”的定义是:“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
北方话即北方方言,而西南官话本就属于北方方言,也是基础方言的一种。
所见所闻中四川话差一票这个传言是听说最多的,我想并非是四川人拔高自己的方言,确实是因为四川话相较其它语言体系更接近普通话的表达,减少了交流上一些障碍。

你把山东河北河南话放在什么地位????? - 莎白 (2014-02-02)

晋北陕西河南河北山东话表示不服 - 玮三笑 (2014-06-03)

喔喔,还有用途上的考虑啊… - 张小歪 (2013-11-04)

怎么可能??? - 莎白 (2014-02-02)

杨汉卿(2014/6/3): 估计是国内的心灵鸡汤写手,根据德语差一票成为美国官方语言的梗编出来的。


ps:不知道为什么,我瞬间联想到了,QQ空间里《莫言的100句话,美哭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etc...

欸,我怎么看的是德语差一百万多票成美国官方语言… - 江音音 (2014-06-04)

你若安不好,我就打死你 - 类大米 (2014-06-04)

派璇睿(2014/3/25): 并不是真的。明清开始,北京方言就已经是官话了,207名代表做的是审定读音,而不是确立官话。

清朝官话(现在普通话源)其实也加了不少满语源进去了吧?怎么可能明朝北京方言就已经是官话? - 南舍偏安 (2014-07-20)

学界普遍认为明朝的官话不是北京话,而有可能是南京话(《汉语官话方言研究》130页)。 - 王天 (2014-06-04)

William Sun(2013/6/22): 最根本的问题是,当今的普通话作为官话,是从几千年下来的雅音、官话体系继承而来,尽管经过少数民族语言影响,仍是对古代中原官话最正宗的继承。即使明初定都南京,其"金陵雅音"都很接近现在的普通话。所以,普通话是历史自然的选择和过渡,不可能是什么委员会投票选出的(他们确定的是个别字音)。粤语、吴方言等确实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成分,但他们都较早成了汉语的一个分支,即使是和唐、宋时的官话都有很大差距,说他们是更"正宗"的汉语也是没有任何依据的。

每个时代都有所谓的普通话的。因为语言发音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事物。 - 白帝 (2014-06-03)

何少颜(2013/6/19): 全是扯淡,我听过黄皮话差一票就成普通话,听过粤语版,现在又四川话.
北京首都不普通话还当毛首都,什么正宗伦敦腔是一个意思
谁说伦敦腔最好听正宗啦?

英国的牛津口音吧 - 邱晨曦 (2014-01-25)

黄陂 - 李雅迪 (2013-07-09)

廖家(2013/6/17): 都是扯淡,包括粤语的。

嗯啊,我当年看到的段子就是说粤语差一票 - 贾亦真 (2014-03-07)

Randy Zhou(2013/5/26): 这个倒没听说,只听说粤语差点成为普通话。
所以,这种问题,可以继续衍生:据说湖南话差点就成为普通话、西安话差点成为普通话······,三人成虎嘛。
参考:标准汉语发展史

我听的说法也是粤语 - 崔文方 (2013-06-17)

+1 - ly000 (2013-06-22)

姜白水(2013/6/23): 下面文章的出处http://big5.china.com.cn/gate/big5/culture.china.com.cn/lishi/2010-06/28/content_20366663.htm, 详情请见@姜政伟回答,全文留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西南官话以一票之差落选普通话的资料(详见下文黑体字)。

探究“普通話”歷史

1845年6月15日,英國傳教士施美夫在吳淞口,目睹了戲劇性的一幕:“我的中國男僕(寧波人)試圖施展會話能力與船工、水果販子及其他人交談,卻發現他的話有一半沒被聽懂,不禁有些氣餒。”相似的景象也出現在其他通商口岸。在寧波,施美夫看到“地方政府的文官一般不任用本地人。文官很少能講管轄地的方言,因而不得不僱用譯員。”

這一年,距五口通商不過三年,施美夫所看到的正是古老中國延續了數千年的語言割裂狀況。

官吏是這個鄉土中國最主要的外來人口,他們只需要藉助當地懂得“官話”(即首都方言,清代中後期為北京話)的譯員就可以實現與本地居民的溝通。

毫無疑問,在這種靜態的社會裏,語言上的障礙對人們的生活幾乎不構成實質性的影響。因此,祗要中國的傳統社會不發生變化,方言互相割裂的堅冰就不可能被打破。


官話、國語與老國音


現代普通話的歷史最直接的史料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國語”一詞是清朝末年提出來的,之前叫“官話”。

官話的前身又叫共同語。漢代時,共同語有了進一步的發展,當時把共同語叫做通語。各地講不同方言的人可以用通語進行交際。從漢末到唐末藩鎮之亂,黃河沿岸的中原人陸續向南方遷移,把河洛古語帶到東南沿海。

晉代五胡亂華、衣冠南渡以後,中原雅音南移。不同的政權都按照其首都的語言為標準。北方朝代一般以洛陽話為標準音,南方一般以建康(今南京)話為標準音。洛陽話和晉代前的漢語已經有很大差別,是北方遊牧民族學習漢語的產物,而建康話是南遷的晉王室的語言和當地語言融合形成的,也是今天吳語的源流。漢族知識分子以南方的建康話為正統。隋朝統一中國定都長安,編著《切韻》,音系為建康話為主。隋朝末期,揚州成為中國經濟最繁榮的地區,因此,當時的揚州話由於接近建康話和《切韻》,在當時社會上很流行。當時的揚州話也是今天吳語的源流之一。

唐代在《切韻》的基礎上,制定《唐韻》作為唐朝標準音,規定官員和科舉考試必須使用唐韻。此外,江南開始成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因此蘇州話和當時的首都長安話一道,也成為一種通行語。宋代在《唐韻》基礎上,制定《廣韻》。元代以首都大都話為標準音。

明朝之時,南京由於戰爭等原因,南京話從吳語(南方雅言)轉變為江淮官話。明代以南京話為正統,南京話也是南方官話的代表。後來遷都北京,北京話也有一定通行度。

南京官話指的是以南京語音為基礎的中國官方標準語。南京春秋時期屬於吳地,本土語音稱為吳語。晉代中原漢民衣冠南渡定都南京以後,中原雅音成為南京上層社會的用語。此後,中原戰亂,漢人多次南遷,使南京語音中包含了較多的中原古音。

清代一開始,仍以南京官話為正統。

1728年,雍正皇帝確定北京官話為官方用語,其地位便迅速抬升。到清末和M國初年,北京官話的影響已經超過南京官話,成為在全國範圍內最流通最廣的語言。

19世紀末中國的文化生活發生較大變化,“國語”這個名詞得到傳播。由於太平天國農民戰爭,江南經濟開始衰落,吳音開始失去其標準音的地位。這樣,北京白話開始成為唯一的標準音。

1911年,滿清王朝的最高教育機構──學部召開了中央教育會議,通過了“統一國語辦法案”,並建議成立“國語調查總會”,審音標準以京音為主。

至此,北京官話在政治上初步確立了漢語標準音的地位。

但是,清王朝的覆滅使北京官話的標準音地位受到了廣泛的質疑。

1892年,為解決漢字無法拼讀的困難,廈門人盧戇章出版切音字專著《一目瞭然初階》,創製了第一套漢語拼音字母方案。在該書的序言中,他第一次提出了“語言統一”的口號,主張以南京官話為漢語標準音。

但是,由於盧戇章的漢語拼音字母方案專注於廈門方言,未能成為影響全國的拼音方案,因此,他提出的以南京官話為漢語標準音的主張也未能產生太大的影響。與此相反,憑藉漢字式拼音方案而蜚聲海內的河北人王照則提出反對意見,主張以北京話為漢語標準音。

與南京官話保留了中原古音不同,王照提倡的北京官話受北方遊牧民族特別是滿族的影響很大。滿洲入關以後,滿語完全不能適應新的生活需要,不得不學習和借鑒漢語。但是,滿族人不能區分尖團音,也不會發入聲,因此,滿洲貴族所說的北京官話是滿族化了的漢語,也被戲稱為“五音不全”的漢話。

1913年2月15日,民國政府教育部在北京召開讀音統一會。會上,南北之爭依然激烈,難以形成統一認識。由於江浙代表居多,王照擔心南方勢力會一統天下。於是,他提議各省代表無論多寡均為一票。議長吳稚暉支持一省一票,但在會前就提出了“逐字審定”的原則,不再執著於以哪種方言或官話為標準音,由此避免了南北之爭的進一步激化。

經過一個多月的討論,會議依照清代李光地《音韻闡微》中的常用字審定了6500多個字的標準讀音,這就是通常所說的“老國音”。

老國音”是一個“折中南北,牽合古今”的“標準音”。雖然最大程度上照顧了各地的方言,但也因此成為一種“人造語言”。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以這種“國音”為母語的人群,也就沒有人實際上能夠操此種“國音”進行交流溝通。


“京國之爭”


“老國音”誕生之時,袁世凱正為宋教仁案焦頭爛額,顧不得推廣國音。不久後,二次革命爆發,再往後,又是袁世凱復辟帝製,更沒人去理會國音推廣的事情了。直到1918年,教育部才正式公佈了“國音”字母,1919年出版了吳稚暉編寫的《國音字典》,1920年國音字母發聲唱片灌註成功。至此,“老國音”才正式在全國推廣。

1920年,國語推行不到兩年,就爆發一場當時名之為“京國之爭”(指京音和國音)的大辯論。問題的起因就在於國語標準音。支持國音和支持京音的分成兩派。

國音是主要以江浙派為主,雖然概括為“以京音為主,兼顧南北”,但是也有人後來說,這隻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實際上是以江浙吳語為基礎音的國語。京音是“純以北京話為標準”,但是也有人表示,支持京音的一派也有把自己方言的語音加入京音的。兩派爭吵非常厲害。於是張士一發表文章,主張“註音字母連帶國音都要根本改造”,應“先由教育部公佈合於學理的標準語定義,以至少受到中等教育的北京本地人的話爲國語的標準”。這個主張得到許多人的支持,特別在南方引起了強烈的反響,紛紛開會響應,甚至通過決議:“不承認國音,主張以京音為標準音”,“請教育部廣徵各方面的意見,定北京語音為標準音”。

1913年“讀音統一會”擬定的國音就被修改為京音了。1932年根據新國音編纂的《國音常用字彙》由民國政政教育部公佈,在《字彙》的序言中又對國音以北京音為標準的含義做了進一步的說明,即“所謂以現代的北平音標準音者,系指‘現代的北平音系’而言,“並非必字字尊其土音”。

在推行國語的熱潮中,經常發生京音教員和國音教員互相爭吵的事。他們的國語聽起來很不一樣,很多字的讀音也不統一,教的人覺得難教,學的人覺得難學。就連灌製國語唱片的語言學家趙元任也不無感嘆地說:“在十三年的時間裏,這種給四億、五億或者六億人定出的國語,竟祗有我一個人在說。”

辛亥革命之後,為了發展中國的經濟、文化,在中國也開始推廣國語

“國語”這個詞在民國時期得到當時政府的承認,成為民族共同語的一個正式稱呼。由於“老國音”基本上是以北京話為標準音,因此,語言學家們主張用京音代替“老國音”。

1920年11 月,黎錦熙約同吳稚暉、陸衣言、範祥善等,與張士一、顧實、周銘三、陸殿揚等大會於南京,討論國音問題。由於京音派堅持根本改造的主張,結果是不歡而散。

“老國音”的推廣恰逢五四運動,此時全國輿論都傾向於全面西化,一大批留學歐美的青年學生也參與到了漢語改革的討論中來。

隨著文學革命的爆發,留學生中“廢除漢字”的言論也隨之興起。1918年錢玄同發表《中國今後的文字問題》,號召“廢孔學不可不廢漢文”,提出以國語羅馬字代替漢字的主張。隨後,新文化運動的主將陳獨秀、胡適也着文支持錢玄同。緊隨其後,一大批留過洋的知識分子,諸如蔡元培、黎錦熙、趙元任、林語堂、周辨明、許錫五等人,紛紛發表漢字拉丁化的文章,提出羅馬字拼音的方案,掀起了“國語羅馬字運動”的浪潮。

所謂國語羅馬字,就是用26個拉丁字母表示漢語的聲、韻、調。但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老國音”的比較複雜的語音成分就成了它的最大障礙。因此,主張國語羅馬字的學者,要求簡化語音,以比較簡單的北京音為標準,修改國音,去掉“老國音”的尖音和入聲等語音成分。

在國語羅馬字運動的推動下,“京國之爭”很快呈現一邊倒的趨勢。1924年國語統一籌備會討論《國音字典》的增修問題時,吳稚暉放棄了維護“老國音”的主張,代表國語統一籌備會“決定以漂亮的北京語音為標準音”,“凡字音概以北京普通讀法為標準”。1932年,教育部公佈《國音常用字彙》正式確定“新國音”為標準讀音。

“新國音”確立後,南京國民政府藉助學校教育和電影、廣播等手段,大力推行國語統一運動,取得了非常顯著的成績。然而,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淪陷區的國語統一工作陷入停頓。抗戰結束後,緊接著又是三年國內戰爭。因而,直到國民黨敗退台灣,政府在全國統一國語的目標仍遠未實現。


“普通話”誕生


近代的“普通話”一詞,是朱文熊於1906年首次提出的,後來瞿秋白等也曾提出“普通話”的說法,並與茅盾就普通話的實際所指展開爭論。經“五四”以來的白話文運動、大眾語運動和國語運動,北京語音的地位得到確立並鞏固下來。

那麽,現代“普通話”標準是怎樣確定的呢?

新中國成立後,在1955年舉行的“全國文字改革會議”上,張奚若在大會主題報告中說:“為了突出我們是一個多民族的大家庭,為了突出我們各民族語言文字的平等,所以經過深入研究,我們決定不採取國語這個叫法。如果叫國語的話,擔心會被誤解為把漢語凌駕於國內其他民族之上。”

經過研究最後決定叫普通話。

在這次會議上,與會者就普通話的方言基礎產生了激烈爭論,最後,大會決定採用投票辦法,從覆蓋漢語區的15種主要方言中,選出一個作為普通話的基礎方言。

當時的投票結果是:北京官話(以北京官話為基礎方言,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52票位居榜首;西南官話(以西南官話為基礎方言,以成都語音為標準音)獲51票,以一票之差名落孫山;第三名是吳語(以吳語為基礎方言,以蘇州或上海語音為標準音),獲46票;粵語(以粵語為基礎方言,以廣州語音為標準音)獲25票,名列第四。

1956年2月6日,國務院發佈的《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中,對普通話的含義作了增補和完善,正式確定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普通話”一詞開始以明確的內涵被廣泛應用。

普通話的語法以魯迅、茅盾、冰心、葉聖陶等人的著名現代白話作品為規範,并且還必須是這些現代白話文中的“一般的用例”。

目前,普通話以《現代漢語規範詞典》為準。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