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砂舞长盛不衰,难界定是否色情


    关于“砂舞”名称的来由,市井民间流传着两种版本:一说上世纪90年代初,成都东郊某厂一妙龄女郎待业在家,后经朋友引路,在市中心一些洞洞舞厅陪舞,每月都能拿回大把钞票。其母不解,问其在何处高就?该女随口胡诌:“在砂轮厂上班”;另一说法是,起源于“贴面舞”的砂舞一般都是男女方搂紧了在舞池中一动不动,唯有下身敏感部位紧贴一处,上下左右反复磨擦,形同砂轮打磨物件,顾名思义曰“砂舞”。又因跳舞时双方身体紧贴一处,除下体敏感部位,身形一动不动,形如站桩,又名“桩桩舞”。通常,男女双方跳舞时叫“砂一曲”。  一种发源于成都中心洞子舞厅的被称之为跳“砂舞”的“沙吧”已经遍布川俞,并成为男人们消遣的重要去处。茶座、女人、黑舞,下身紧贴砂动,让生殖器冲动。五元一曲或十元三曲,时间4-5分钟一曲,乳房生殖器随便摸。花30-50元完成一次现场性交易(成都要一到两百元)。


    吃青春饭:卖艺不卖身 

    与发廊、按摩院相比,在“洞洞舞厅”陪舞的“砂女”们,年轻、性感、漂亮,“素质”明显高得多。因为舞女、舞客数量庞大,形成了规模效应,因而赚钱也轻松容易得多。 

    “洞洞舞厅”一般都分早、中、晚三场,这就为“砂女”有偿服务提供了广阔空间。因而,一天下来,舞女们随便都能赚个百儿八十的。 


    舞女们形形色色,背景各不相同。 

    她们中,有下岗女工,有待业青年,也有坐台小姐,有辍学少女,甚至还有在校学生。大多数则是社会上好逸恶劳、专吃“青春饭”的混混儿。大部分是成都市区和州县人,有的竟来自新疆、甘肃、东北、陕西、河南等地。尽管籍贯不同,背景各异,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年轻、漂亮、迷人、放荡,小的只有十六七岁,大的不超过二十五六。靠身材和脸蛋吃饭,收入也很可观,平均下来,一个月可轻轻松松地赚到两三千块钱,多则可赚五六千元。 


    砂舞之所以长盛不衰,关键在于洞洞舞厅的低成本运作。 

    首先,场地租金低廉,洞洞舞厅多租用地下建筑或和靠近一、二环路的偏僻、隐蔽之所,因而场地费用较低。 

    其次,其低成本运作模式乃是巧妙迎合了舞客“低成本享受”的市场需求。通常,陪舞的小费是10元3曲,最贵一曲也就10元。因为小姐多于舞客数倍,便形成了“买方市场”,砂女们为了多赚钱,必须讨顾客欢心,想方设方让顾客多“砂”几曲,因而便极尽缠绵、挑逗之能事,即使舞客有什么过份要求和无礼之举,砂女们也是虚与委蛇,敢怒不敢言,生怕得罪了主顾。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