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


黑猫

/花瑟瑟

遇见那只黑猫是在我的年少时,或许不应该说是遇到,那是我处心积虑得到的。那时候,我还在乡下奶奶家住,整个野孩子一个,跟着我们那儿的孩子头赵子新上山、爬树、下水,偷玉米西瓜之类的,可谓是无所不干。就在我一年级的时候,赵子新不知从哪儿逮来了一只小狗,瘦长瘦长的,一身稀稀拉拉的黄毛倒立着,而且从鼻子到眼睛那儿还有一道丑陋的疤痕,现在想想那只狗真的是丑到了极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人神共愤。但是那时候那东西是个稀罕玩意,不像现在满大街都是。就因为这东西赵子新在我们那帮孩子眼中更如天神,各种艳羡和仰慕如同聚光灯一样照着他,赵子新那货也不知道矜持是啥玩意儿,居然整天拉着那条瘦不拉几的小黄狗在我们村那条唯一的土道上来来去去,一看见有人就要拉到跟前去溜达显摆,还煞有其事的让那狗叫几声,生怕人家不知道那是个活物。而我性格比较好强,我就看不惯赵子新那怂样,我就估摸着找个什么杀杀他的锐气,正好听爸爸说他们单位有只大黑猫要送人,我那个兴奋啊,我哭着求着爸爸让他把那只大黑猫给弄回家来,可爸爸就是答应,因为妈妈一直比较讨厌养猫狗这样的东西,哭没办法后来我就去找爷爷,结果爷爷见我哭就没折了,骂着让爸爸把那只大黑猫给我驮回了家。

是的,那只猫真的给我争尽了风头,它身材瘦长却不显得羸弱,是那种带着精瘦的健美,更让我欢喜的是它有着两颗如同绿宝石般的眼珠,镶嵌在那缎子般的黑毛上俊极了。这可比赵子新的那只小黄狗不知好多少倍啊。当爸爸把它从篮子里放出来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它。自从我家有了这只黑猫,赵子新的小黄狗彻底无人问津。每天放学,小伙伴们都要来我家看黑猫。可是,那只黑猫似乎很认生还是怎么的不喜欢这里,每次一有人摸它那如同黑缎子般油光滑亮的毛时,它就如同刺猬一样,黑毛倒竖,睁着铜铃般的绿眼珠恶狠狠的看着我们,开始我们还不以为然,认为它还不适宜这里的环境,直到那天赵子新悻悻然的跑来我家,当他兴奋得想要抱一下黑猫的时候,它突然腾空跃起,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电光火石之间就听见赵子新的一声尖叫,看到了一张鲜血淋漓的脸,所有的人几乎吓呆了,一起的孩子们都吓着哭着跑了,我如同木头一样看着流血的赵子新不知所措,赵子新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当他看到手上那鲜红的血的时候,哇哇大哭起来。妈妈和四叔闻声而来,他们一看赵子新的脸就似乎明白了什么,四叔立马驮着他去了大队的诊所,我在妈妈那恐怖的几乎吓人的脸色中呆了一下午,而那只黑猫却跑的不知所踪了。

晚上爸爸一回家就带着我去赵子新家里赔礼道歉,说他没管教好我,让我拿着黑猫引诱赵子新,还说医药费由他全部出之类的话,幸好伤口不深,也仅仅是划破了表皮,医生也说长几天就好了,而且赵子新他爸和我爸是打小玩大的,也开明,没说什么。那天晚上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家的,之后他们说了什么我全部都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那昏黄的灯光下,赵子新那张贴着纱布无声流泪的脸。

几天后,那只黑猫又被四叔找到了,他找了一根很粗的绳子,编了一个套然后把它栓在了上房屋门前的那棵大红漆柱子上,它左蹦右跳,试图要挣脱束缚,但是那根绳子牢牢的拴着它,它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自从赵子新事件之后,那些小伙伴们似乎害怕起我家这只黑猫,也没人光顾了,甚至连我都被他们疏远。上学放学我成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每次我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那只黑猫张牙舞爪扯着绳子试图要扑过来,我登时气不打一出来,上前去踢它几脚,它似乎也不怕我,即使被踢的嗷嗷叫,它也弓着身子,瞪着绿眼珠,呼哧呼哧的一副仇恨般的看着我。那时候我就觉得那不是一只猫,那是一颗被囚禁的苦苦挣扎的灵魂,只是那时的我根本不懂这些。我依旧上学放学,惹它生气,然后折磨它。直到那年冬天,雪下得超级大的一天,中午我们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吃饺子,吃到正酣的时候,妈妈突然叫我拿几个饺子给黑猫喂去,我这么那么的不情愿,一方面是我已经好久没注意过它了,另一方面是那只猫越来越瘦,你能想象瘦到皮包骨头,眼窝深陷的样子吗?每次看到它,我就感觉心里有千万条虫子再咬,那是一种恐惧大于愧疚的心情,虽然那时我并不理解。扭不过妈妈,我只好端着几个饺子出了门。外面大雪纷飞,冻的骇人。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上屋离那红柱子不远的那破筐前,看见它正紧紧的缩成一团窝在一堆破棉絮上,原本油光滑亮的毛早已暗淡无光,而且头顶上还有几处已经脱落,可以看见红色的血肉。突然间我的心里涌上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仿佛觉得可怜却又觉得可恨,只是在那漂着大雪的冬日,我的悲悯大过了那些来自孩子艳羡虚荣,可惜那种感情只是一闪而过。我在雪地里找见了只光溜溜的铁盘子然后把碗里的饺子倒进去,放在了离筐不远的地方就打算回屋,可没走几步,却不见它有动静,好奇害死猫,我又折回去,伸手把那只铁盘子往里推了推,就在这时,只见一个黑影如同一只已经蓄谋已久的饿狼,它如同用尽所有的力气下了赌注,精确到不离偏毫的在我的手上留下了几道血口。我顿时吓得哇哇大哭,家里人立马赶来,一看这场景就明白啥状况,四叔一向很偏爱我,就拿起那立在窗根下的火钳,在那个瑟缩在角落里的罪魁祸首的身上给了几下,就听见猫痛的哇哇大叫。后来,爸爸带我去包扎了几下,那个冬天我再也没有接近过那只黑猫。

黑猫成了瘸猫,我那时候着实有点幸灾乐祸,我觉得这是报应,这是罪有应得。那个春天之后,那只黑猫越来越难看,它瘦到几乎可以看见清晰肋骨,它的耳朵上的毛几乎都掉光了,走起路来拖着那条瘸腿滑稽极了,只是唯有那两颗绿色的眼珠还发着幽幽的光。渐渐的随着夏天的来临,我们的活动范围又渐渐多起来,赵子新的脸上已经几乎看不到疤痕,他不计前嫌的接受了我再次和他成为了同盟,而我作为交换,就是要把那只黑猫送给他。我答应的那个爽快啊,我央求着妈妈把黑猫送给赵子新,妈妈开始还在犹豫,说怕赵子新欺负黑猫,其实我知道妈妈虽然讨厌猫狗,不是她怕麻烦,其实她更怕这条生命在她的手中结束,这也是一向不爱猫狗的妈妈在我们都不愿意甚至不要去接近那只黑猫的那个冬天锲而不舍的喂它的缘故,而说来也奇怪那只黑猫在我们这个家里唯一顺从的也只有妈妈。后来,妈妈扭不过我就同意了,赵子新领着他的手下雄纠纠气昂昂的来接猫,他们来势凶悍,什么镰刀、锄头、提筐各种工具一起上,终于安全的把黑猫弄进了那准备好的筐里,带回了家。好几个星期,我心情倍儿爽,因为那只黑猫的离去似乎在抹去了我心上那团久久无法散去的阴影。可是直到那个暑假快结束的一天,我渴了跑回家喝水,刚进家门,就被立在窗台上一个黑色的东西吓了一跳,我定睛一看,居然是那只黑猫。它的样子恐怖极了,黑毛大多成了灰白,耳朵和头顶上的毛几乎掉光了,更可怖的是它的右眼被什么剜掉了,成了一个血窟窿,在那大太阳下,我看着那样的场景瑟瑟发抖。我登时吓的跑了出去,等我叫人回来之后,窗台上却什么也没有。那天夜里,我根本无法入睡,我的脑海里如同回声般想着凄厉的猫叫,声声刺耳,声声骇人,我被尿憋的不行,却又不敢去上厕所,最后被憋得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出去,一打开门,我就看到在那清冷的月亮之下,在后院高墙之上,那只黑猫如同幽灵般立在那里,那只绿色的独眼在黑夜发着幽幽的光,我怔住了,如同石头般立在那里。我能感觉到它的眼睛里射出复杂的光芒,而那瘦长的身形在那银色素辉之下更是如同一个有着灵魂的人,这是我第二次有这样想法。就在那样初秋的夜晚里,它久久的注视着我,然后对月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叫声,跃下那墙头,消失在黑夜里。然后,那天晚上我尿裤子了。

其实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后来那只黑猫又回到了我的家中,妈妈在场上见它太可怜,又把它带了回来,只可惜它如同死去了一般,不吃不喝,对我仿佛失去了兴趣,即使我走到它跟前也是病怏怏的摊在那里,可到了晚上的时候,又一声声凄凄惨惨对天长叫,惹的我们一家人睡不安稳。后来,爸爸火了,就把它栓到了后院,可依旧在每晚都能听见它如同婴儿般的叫声。

这件事结束直到那个深秋的傍晚,我去二叔家,经过后院突然间发现那只黑猫居然吊死在不远处的梯子上。看着那消瘦的身子孤零零的挂在那梯子上,我脑海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不久前看完的古装电视剧中,那些豪杰们被贪官污吏挂在城门上的场面,肃杀而凄绝。我突然眼泪流了下来,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仿佛那些泪珠都不受我的控制,一个接一个的往外蹦,我就那样任凭眼泪流着站了好久。我不曾把那只黑猫的身体从那梯子上放下来,也不曾独自离去。就那样站着,一只死猫,一个莫名其妙流着眼泪的黄毛丫头,在那样落日黄昏的下,相互对望。

后来,四叔把那只黑猫弄下来,然后扔到了二叔屋后的那条大沟里,那天沟里正好发大水,刚扔进去,冒了个泡就随着水流冲到了老远。那一刻,我突然觉得释然,那是一种灵魂自由的释然。回去的路上,四叔说那只黑猫是自己把绳索缠到了梯子的衬子上然后自己吊死的,我听着很震惊,突然间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上的一句话:“不自由,毋宁死。”一瞬间我仿佛明白了所有,只是已经太迟了。

直到今天我都无法对这只黑猫释怀,这是实话。后来,在一次和爸爸无意间的谈话中聊起了它,爸爸说那只黑猫在送到我家之前是被他同事无意中抓到了,原本是打算驯养成家猫的,可野猫习性难改,根本没办法改变才打算送人的。再到后来,奶奶家的猫越来越多,各种颜色的,什么样的都养过,可我从来对那些样子可人的动物提不起任何兴趣,即使它们粘过来脸贴着你的裤腿,可怜巴巴眼泪汪汪的看着你,我却从来都是避之不及。我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它的场景,如同被激怒的困兽般立起的黑色毛发,那如同流星般优美跃跃欲试的矫健身躯,更重要的是还有那双散发着野性的绿色的眼珠,我无法忘记,它如同某个午夜梦回的片段一次次翻腾在我的脑海里,无法躲避,亦无法消除。

现在,每当我上班经过大街上,看见那些成群结队的猫猫狗狗在那散发着恶臭的阴沟里翻找着吃剩菜叶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它,想起在那个清冷的月夜,它如同鬼魅般立在那高墙之上,那一声声对月凄厉的惨叫,到底是什么?是对自由的渴望,还是对命运的不甘,甚至说是来自那种原始兽性的愤怒?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在那之后,我从未在我见过的任何一只猫的身上看到过。

(END)

编后语不知为何,突然想起莫那鲁道的那句“如果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么我就让你们看见野蛮人的骄傲!”几千年来,弱肉强食的世界并没有改变,文明只是把人类和动物区别开来。万物皆有灵,别让人类膨胀的私欲摧毁了其他物种的生存。谢谢书友@花瑟瑟 的来稿。 回复“作品”查询原创作品集锦。


投 稿 速 递

这里是书小编开设的原创专栏。

选登的文章门槛不高,以“有所思”为首要要求。拒绝矫揉造作者,拒绝附庸风雅者,拒绝为赋新词强说愁者。只为一群有梦的热爱读书的人们开设。

若书友们对每日原创文章有意见或建议的,请回复【意见】+你所要说的内容。我将收集整理大家的建议发送给原作者。

来稿请发:dushuweixin@163.com

一笔一纸一天地,宁负现实不负卿。

官方新浪微博:@书小编 @读书

公共微信账号:dushuxiaobian

黑猫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