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家乡

文/小箬

我的家乡是一座旅游小镇,街头到巷尾步行只需半个时辰。逛街时,用于打招呼的时间和试衣服的时间等同。在还没大肆开发前,公交车站基本属于摆设。直到现在还晕车的我,一直将此罪归咎于大城市的躁味。如果那时的我知道桃花源,一定会以为那个武陵人来的是我的家乡。

18岁,离开家乡,来到大城市求学。学校的面积和我过往的世界一样大,也有饭店宾馆和上了年纪的树。在家乡,新认识的人都是按关系介绍,比如谁是谁的谁。而这里的人都是按标签介绍,比如谁是主席,谁是部长。以至于当我被人介绍为某某部长时,还是浑身不自在。舍友都来自大城市,习惯了浑身挂满标签的生活。对的,浑身。从护肤品到衣服鞋袜无一幸免,美之名曰品牌。不禁担心自己死后,某个石碑的品牌名会和自己的名字一起镌刻在石板上,生生世世。

22岁,初入社会,渐渐习惯了车水马龙与人潮起伏。见过了很多人,走过了许多路,才明白看见的世界有多大,你的心就有多大。家乡已变成一个很少提及的名词,封藏在记忆的深层。

同事余姐已工作二十多年,她嫁到这座城市后不久就把父母接了来,此后再也没回过家乡。他们像一棵棵被运送到城市的树,从此没有了根。每日的工作锤炼着自己的耐心和细心,渐渐过了几千个昼夜。直到有一天,一个实习生问我:你要这样过一辈子吗?像余大姐一样。我下意识的反驳到:当然不是!我……

我……什么呢?

明明知道,我只是被抓住了痛脚。一步一步,我已经踏上了那条没有根的路。凡事都有代价的。我以青春为代价换取名利,以名利为代价换取安稳。而今,一点一点,陷进了称为铁饭碗的泥沼里,无声无息。

除了,左手紧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假期回乡,却发现再见的已不在是它。

嘈杂的人声中充斥着各地口音的普通话,偶尔几声土话依稀难辨。公交车已经取代双脚成为了主要交通工具。同行的旅客问我:某某站要坐几路公交?我极为羞赧地说:不好意思,我也不清楚。心里暗自应道,虽然自诩是本地人,可我们那个年代不乘公交车。

红绿灯、霓虹灯、LED灯闪闪发亮;广告声、鸣笛声、报站声声声入耳。

下了公交,拖着行李走在回家的路上。家庭超市的老板举家去了大都市,市立医院搬迁至大学附近,对面小吃店的老板换了几轮,这家面包店资金周转不灵已挂牌转租……我苦苦珍藏的记忆,再也寻找不回了,再也。

可是,家门前的桂花树依旧列队欢迎我,树上的麻雀十年一日地聊着我听不懂的话题。新雨刚过,潮潮的泥土味扑面而来,对我述说着家乡的故事。

推开门,厨房传出妈妈的一句土话:洗手吃饭了。

(END)

编后语今生将不再见你,只为再见的,已不是你。心中的你已永不再现,再现的,只是些沧桑的日月和流年。——席慕容。家乡是个神奇的地方,年轻时千方百计地想要离开她外出去闯,年长时又魂牵梦萦地想回去,才发觉已被困他乡。世界一直在变,家乡也不会永远都是你记忆中的样子。可总有一些感情是不会变的,就像,妈妈煮好了饭菜,习惯性的叫你洗手吃饭。这也是家乡在我们心中永远的样子。谢谢书友@小箬 的来稿。 回复“作品”查询原创作品集锦。投 稿 速 递

这里是书小编开设的原创专栏。

选登的文章门槛不高,以“有所思”为首要要求。拒绝矫揉造作者,拒绝附庸风雅者,拒绝为赋新词强说愁者。只为一群有梦的热爱读书的人们开设。

若书友们对每日原创文章有意见或建议的,请回复【意见】+你所要说的内容。我将收集整理大家的建议发送给原作者。

来稿请发:dushuweixin@163.com

一笔一纸一天地,宁负现实不负卿。

官方新浪微博:@书小编 @读书

公共微信账号:dushuxiaobian

家乡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