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下的太阳有多亮


有很多同学不知道,我QQ的签名是“老唱一首歌”。为什么要叫老唱一首歌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只会唱一首歌,歌名是《大海》。开始唱的时候,这首歌确实很受欢迎,无论是在纷纷扰扰的火车上,还是在挨挨挤挤的汽车里,无论是在设备专业的演出现场,还是在涛声助阵的沙滩一角,我的歌声都能穿过我自己能控制的声部,在我听不到的地方赢得掌声阵阵。

可是随着各个电视台歌唱节目的热播,凭一首歌打遍天下的时代结束了,再唱《大海》,有人评价说,听你唱《大海》我就像真的见到了大海一样。我没有忙着追问是不是像大海一样宽广呀深沉呀辽阔呀什么的,而是冷冷地问:“你说吧,是不是小沈阳的段子你也听过了?”他用力点点头,没有把最打击我的话说出来,而是用了最伤人的话:“求求你,以后你真的别再唱这首歌了,我真的怕我吐在你身上。”

我没给他吐的机会,推门而出,继而仰天长叹:“中国音乐呀,从此,掉到了海底。”说完这句话的那天,我把博客的名字换成了现在这个。

可我没有料到的是,那些节目并没有因为我的退出而风吹雨打凋零去,反而越来越火,像什么《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尤其是那个《我是歌手》,吸引得朵朵每个周末晚上看到12点节目结束,还哼着小曲不肯睡去。

这,可能就是音乐的真正力量?

第二天,是朵朵学画画的时间,从家开车到学画画的地方,差不多要半个小时。可汽车刚一起步,朵朵就在后面捅了捅我:“爸爸,我想用你的手机听故事。”我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切,听故事?你是看故事吧。不行,小心看坏眼睛。”这一番话没有让朵朵退却,她非常鲜明地亮出自己的观点:“我闷了嘛。在车里坐着没意思。”

就在这一刻,所有对于音乐的过往与幻想在我脑海中闪现,火车上,汽车里,演出现场,沙滩一角,鳞次栉比的场景让我终于做出一个决定:“那咱们唱歌吧,一人唱五首,唱完了,我就让你玩。”“好吧,我先唱。”朵朵一听有希望,马上同意我的主张,并且自告奋勇要先唱。我问朵朵要唱什么,还给朵朵建议唱《亲圪蛋下河洗衣裳》。可朵朵坚定地拒绝了我的故土情结,晃着小脑袋想了想,说她要唱《月光下》,然后打着《我是歌手》的拍子,追着《中国好声音》的旋律,唱出了《中国好歌曲》的歌词:“月光下,太阳照耀我们。月光下,爱要保持愤怒。”

路很宽,车也不多,可我的一个猛刹,还是激起了百米之后一辆车强烈的不满。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能不能在后车喇叭声渐近渐响的路中间弄清楚朵朵到底唱的是什么?我回头问:“朵朵,你唱的是什么呀?月光下,太阳照耀我们?爱,怎么还要保持愤怒了?”专注于自己歌声的朵朵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已经非常险恶,她依旧风轻云淡,“不要那么紧张,爸爸,这只是我编的歌词。歌词嘛,不都是瞎编的?”

瞬间,我的脑海里闪过莫西子诗、谢帝,甚至是霍尊的名字。我的朵朵呀,难道,你要把爸爸未实现的音乐梦想,完成在《中国好歌曲》的身上?是,我老唱一首歌是不对,可是你不能把中国音乐的未来全部建立在瞎编的歌词上啊。

我还在苦苦思索中国音乐的出路,后车以及后后车的喇叭声响成了中国马路交响乐章。我急忙重新上路,带着自己的思考,和朵朵的创想。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